网站首页

木子目觉得木子心

“好了,大家坐好,开始点名。木子目。” “到。” “木子心。” “到。”
“你们是兄妹吗?” “不是。”“不是。” “姐弟?” “不是。”“不是。”
“那是表兄妹?” “我第一次见到她。”
“哦,呵呵,那现在就算认识啦。继续点名,马恩。”···
第一次,木子目和木子心见面,在幼稚园老师丰富的联想之下。那时,他们是陌生人。只是,难以想到,多年以后,他们依然是,依然是,熟悉的陌生人。
“木子心,看这一副黛玉的表情,嘿嘿,老实说,是不是思念哪个白马王子啦?”子心一惊,又是这个“大记者”啊。
“曲兮兮,你是不是太敬业了,八卦都朝姐妹下手了啊。”
“才不会。但你真的令人很想八卦一下嘛。大学生了耶,都没说过喜欢谁。或者,呵呵,喜欢过谁?”
······
结束了高数课,真不容易。支开了那个大喇叭,更不容易。安静坐在秋千上,一抹阳光披在肩膀。木子心发现,原来今天天气这么好呢。真是一个不适合想起他的日子。凄凉一笑,虽然缺了后的步骤,但也算喜欢过吧。那个干净又有几分邪气的少年,是谁那么幸运,做了他的新娘呢?
原来,昨晚与老同学聊天时,无意间听她提起好多同学已经结婚了,子心让她说说都有谁,没有人知道当时子心的心有多紧,可是,她还是听到了那个让她心痛的名字。木子目,你终于结婚了呢,你终于找到了与我无关的幸福呢。
后来又聊了些什么,子心记不得了。记住了,又能有几分意义呢?
子心好想回去,好想回到十年村,那个与他相识、相知、相离的故乡。然后,走走那些老地方,拜访拜访那些苍白的时光。
“木子心,为什么要叫跟我那么像的名字呢?叫你的名字,感觉像叫自己一样耶。”
“这个我也不知道啦,但他们都这么叫我,那就没叫错嘛。我也不喜欢呢。”
“你不喜欢我的名字吗?可我妈妈说很好听呢。她喜欢比目鱼了。”
“我讨厌吃鱼,老是扎我的嘴巴。” “你真笨。” “才不笨。不跟你玩了。”
“我也不喜欢跟你玩。”
孩子们想事情总是简单的,不喜欢就讨厌,小小的木子目,讨厌这个讨厌他名字的坏孩子。小小的木子心,讨厌这个骂她笨的大笨鱼。
匆匆,匆匆,柳绿了花红,梅开了雪飞,木子目木子心是二年级的小学生了。
这个年纪,已经开始对成绩有意识了,因为,这短短几年的上学经验,已经清楚告诉他们,老师总宠着考试分数高的孩子。所以,木子心同学决定听老师常说的话,开始对自己狠一些了。
上课必须好好听,杜绝乱说话,绝对不能原谅木子目,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桌子里面数不清的玩具。
作业必须要写完,否则不可以看电视。绝对不能像木子目,每天交不上作业,还不让小组长告诉老师,给小组长那么漂亮的铅笔。
对同学必须要礼貌,不可以欺负比自己小的人。可恶的木子目,总是在欺负他同桌。
可怜的木子心同学,接受不了就请老师换下座位,不在木子目的后面不就可以了吗?
好像还记的当年辱名之仇,木子目对自己,则必须不能被木子心嘲笑,所有招致她厌恶小眼神的事情,木子目乐此不疲。
时光的列车速度不减,原来的一群小伙伴,悄悄改变。
严冬结束了末章,男孩们的“宠物”-蚕宝宝们登场了。
木子心仰天叹息,可不可以,可不可以直接到夏季?
木子目仰天大笑,扬眉吐气,就是今朝啊。
中午,阳光刚好,木子目把放在小纸盒里的蚕拿出一条,放在书里,转过了头,“木子心同学,老师说应该多跟你学习,请教个问题呗。”木子心瞬间心情大好,终于低头了呢。“什么问题?”
“蝴蝶是什么变的呀?” “额,这个不是考试的东西。”
“怎么会不是?明明课本里就有嘛。” “什么课本?我怎么没见过。”
“就是这本啊。”
木子目把书递给了木子心,木子心疑惑的接过,缓缓的打开,然后,在双眼捕捉到那白白胖胖的肉东西时,瞬间爆炸,书本随手拼命一甩,然后,报了一戏之仇,那蚕稳稳落在了木子目乌黑的发上,这一个时刻,木子心哭笑不得。木子目把蚕拿了下来,也是随手,放在了木子心桌子上。走了。
木子心一时愣神,这也行?太欺负人了吧,必须让他知道木子心不是好惹的。
很机械的,走进了办公室。
那个下午,班级卷入了一场清蚕风暴里,好多好多,被老师收去的蚕宝宝。望着神情落寞的木子目,木子心后悔了,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?第一次,对木子目生出一种负罪感,而且,还没有去道歉的勇气。木子目,恨死自己了吧?
一连几天,木子心不敢看木子目,深深的自责暗淡了这个女孩的心情,真的,很想说句:对不起。然后,听到一句:没关系。
也许,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,木子目与木子心,好像回到了初彼此的位置。可木子心知道,自己无法再像开始一样讨厌这个男孩了。只是,因为欠了一份人情吗?还是交出蚕宝宝时,木子目从未有过的受伤,触动了自己?木子心堆满了疑惑。
不过,再多的疑问也来不及思索原由了。 转眼,大家要参加小升初考试了。
紧张的准备,努力的付出,谁也不愿,成长的路,就在这里停下。
也许真的都认真了吧,这场旅行,一个也没落下。大家都考上了初中。
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抱怨,木子心、木子目在同一班。
终是摆脱不了心里的那种自责,木子心把木子目叫到了操场。
“我知道你很讨厌我,但那件事会变成那样我也不想,我向你道歉,你不接受也没关系。”
“我不接受,你不是真心。” “我是真心。”
“对那件事抱歉,对我还是不屑,不是吗?” “不是,那是小时候不懂事。”
“这样的话,我接受,而且也说句抱歉,为小时候名字的事情。那时还真是无聊。”
“不会啊,我觉得挺有道理的啊。我们两个名字是挺像的嘛。”
“你不会继续像以前一样依然不喊我名字吧,那样不太公平耶”
扑哧,木子心笑开了,“你还真逗哎,木子目同学。”
“那是木子心同学以前太严肃了。见到我像遇见冤家似的。那种情况,我要能逗得起来,估计都能当笑星了。”
“好吧,是我误解了。抱歉。”
“都过去了。不过在这儿说了这么久还不走,可就真的会变成无聊的误会了。”
木子心一囧,跑开了。
像是鸟儿逃出牢笼回到森林,木子心有些雀跃,整个学校,在她眼里,都变得可爱。木子目,差点儿因为你错过了这么多美好呢。明明认识的两个人,要装做比陌生人还陌生,还真是让人很郁闷啊。所幸,一切冰释前嫌,与木子目像朋友一样相处,应该比像冤家一样有趣的多吧。
木子心个子矮些,坐在第三排靠近过道的位置,木子目个子就抽长了很多,坐在第六排。距离远了,木子心看不到木子目上课有没有说话,看不到,他交、或不交作业。莫名的,有点儿小失落。也许,观察他已成了一种习惯却不自知吧。
不过,坐在后排的木子目同学,就显得有些乐在其中了。原来,木子心上课也会开小差啊,历史课这么有趣吗,头也不低直盯着黑板?于是,很难得的,木子目同学拿出了笔记,政启开元,治宏贞观,就概括了这个女人的一生吗?
下课了,木子目来到木子心座位旁,“武则天是一个怎样的皇帝呢?”
“很令人佩服的皇帝吧。一个女子,却引领了一个王朝,她有足够的智慧与勇气吧。”
“看来,她还是你的偶像喽。知道她登上皇位之前,染了多少血腥吗?”
“如果那是一种生存的代价呢?因为不想被杀,或者,不想仰人鼻息,而选择了一种极端。唐太宗登基之前,不也经了一场玄武门之变吗?因为想要的,是江山,万人之上,所以,不惜割舍一切。这是她们的价值观,你可以去批判,但却不可以否认,这种魄力不是谁都有,这个选择,不是谁都敢。”
隐隐的,木子目觉得木子心,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。这个女孩的心里,承载了许多不属于这个年纪的东西。这样的她,比别人,更累一些吧。
“还真不愧是历史课代表呢,没有草稿,也能长篇大论啊。不过,可惜要对牛弹琴了,我还是觉得,天龙八部更有趣些。”
“天龙八部啊,有一点悲伤唉。” “真难得,你居然看过。以为你只爱学习呢。”
“别那么瞧不起人好不好,我又不是书呆子。不过,为什么乔峰的遭遇那么波折呢?感觉,他注定就是为这场悲剧而生的。”
“可以说他是为这场悲剧而生,但也可以说,他是为消除争端而来。当一切结束,也就毋须再留下。这样想,会不会不那么悲伤了?”
“嗯,呵呵,还真是独特的解释。”
“可是如果现在还不出发去操场,我这聪明的大脑也帮不了你躲过做俯卧撑啊。”
“呀,历史结束上体育,怎么忘了。木子目,被你害惨了。” ······
初二渐渐到了尾巴,将近两年的时间,木子目与木子心对彼此的了解加深,分数单上他们的名字,距离却越来越远。频繁被叫家长,学校里的木子目,失去了灿烂的笑容。
木子心不在意成绩是否决定成败,她只知道,她的成绩若独一无二,她便可以给木子目大的帮助,便可以,让这个男孩哪怕,多一丝的笑容。
可是,想象很美好,现实却总是偏离了轨道。
与木子目在一块儿,事情总朝着预料不到的方向发展。
周末,子心与子目一起骑车回家。 “木子目,回家先做生物作业吧。”
“别为难我了,我有更重要的事。” “什么事那么重要啊?”
“很有趣的事,想知道的话就到木桥找我吧,明天上午。”
“有时间我就过去。哇,天空好漂亮啊,那么蓝,云那么白。”
“才发现啊,这么美好的景色,就差点被你浪费了。”
“怎么会被我浪费啊,我看不到别人也可以欣赏啊。”
“别人欣赏,你能感受到那份快乐吗?感受不到,那对你来说不就是浪费了吗?看来真得多给你普及点儿常识呢。”
“怎么像你知道一切一样呢?” “这么想就对了,一点就通,真是聪明呢。”
子心有点儿无语,不过,这回家的路,好像没那么长了呢。
更有趣的事,会是什么呢?看来好学的子心同学要带着疑问与兴奋入眠了。
吃过了早饭,找到了木桥,可是,那个邀约的人呢?等了一会儿,子心有些来气。
“木子心,木子心”
隐约,子心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向四周看了看,有些怀疑自己的双眼,那个抱着箱子,背着凉席,还牵着一条黄狗的“流浪者”是那个有些帅气的少年吗?
木子目走近子心,“苹果树开花了,走,一块儿去看看。”
子心有些愣住,这是唱哪出? “呵呵,放心,学习的东西都在箱子里呢。”
半信半疑,但还是乖乖跟在他身后,走了。 “好漂亮啊,这里。有花,还有风。”
没理会她,子目熟练的铺好凉席,打开箱子,掏出小音响,连接好手机。
“木子目,你常来这里吗,这么多这么多的苹果花一起开,我是第一次见到呢。”
“就说你会感兴趣吧,来,坐这边,还有更有趣的哦。”
完全的信任,子心走过去坐下,子目按下了播放键。
“是红色石头。属于蓝菲琳和石延枫的红色石头。” “猜对了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首歌的?”
“有人会在自己的文具、书包上贴自己不喜欢的电视剧贴纸吗?还有能把歌词都往书上写的,你也够痴了。”
“取笑我?” “哪敢。只是,为什么那么喜欢呢?” “这个嘛,秘密。”
“我倒更有兴趣了,不会多久,我就能找到答案。”
“好啊,那我等你来揭晓谜底。” “呵呵,好” “呵呵···”
风吹起,满园苹果花香,半醉的男孩,微醺的女孩,初尝着青春之酒的芳醇,轻轻地,轻轻地,一切,都停下了脚步。
2006年的夏天,十八岁的天空,像一个偶然,也似乎像一个注定,闯进了木子心的世界。
很喜欢,蓝菲琳的优雅,文静。 很喜欢,石延枫的执着,帅气。
但更喜欢,美好的年纪,他们,相遇。
太喜欢,所以到处搜集贴纸;太喜欢,所以总愿在明显的地方写下,那美丽的歌词,一句,一句。
“‘你的心就像一颗红色石头,有着热情血液和石头的冰冷’,我喜欢这一句,原来,还以为木子心你比石头都要冰冷呢。不过,还好,你也拥有热情的血液。”
木子目突然的话语,拉回了木子心的思绪。抚摸着酣睡的小黄狗,木子心只是一笑。
为什么喜欢这部电视剧,木子目,你好像已经知道这个秘密了呢。
青春是一个敏感的时期,对自己,也对他人。
子心与子目渐渐亲近的现象在班里开始成为一个话题,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的加入,这个话题,变成了一个焦点。
子心为这件事感到痛苦,可是却无能为力。子心知道,子目也受着这件事的困扰,只是表面上平静而已。子心暗暗地期待,期待时间快些,再快些,让大家忘记这件事,放过两个只不过是知己的人。
可是,时间并没有听到子心的心愿,但命运,却好像想做一番作弄。
木子目,退学了。
这个消息像一道晴天霹雳,子心只觉,世界在下大雾,到处都是看不清的路。
终于,终于捱到了周末,子心一刻不敢耽误的往家赶,莫名的,她心里有一种不安,好像,跟那个男孩的关系,到此为止了。
回到村里,不受控制的奔向木子目的家,却在街上,看见了拖着行李的有些沮丧的少年。见是子心,子目勉强一笑,“与你无关,好好考高中。我的梦想不在学校,高中也不会容纳我,离开只是早与晚的事。还有,我真庆幸,你叫木子心。因为,木子目和木子心,等于一个字。还有,看你好像挺喜欢写日记,这个笔记本送给你吧,写下,你天马行空的想法。”
接过笔记本,子心说不出话,只是在哽咽着。泪水模糊了少年离去的背影,这就是她们之间的距离了吧。模糊,模糊,渐行渐远···
子心回到学校,觉得好陌生,好冰冷。
翻开笔记本,写下第一行心情:精灵离开了森林,小女孩一个人住在蘑菇屋,一个人,在太阳升起的地方,等精灵,回来身边。
再也落不下笔,木子目,你知道你的字很漂亮吗?知道我偷偷的,一笔一划在模仿吗?每天用类似你笔迹的字记录点点滴滴的心情,你知道我多么喜欢这个习惯吗?
信手的翻着笔记,然后,为一首诗,哭红了眼睛。
在笔记本大致中间的位置,是熟悉的字迹,哀伤的诗: 未选择的路
黄色的丛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
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
它荒草萋萋,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,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
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
啊,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
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黄色的丛林里分出了两条路
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
原来,你已过早想到了未来,原来,这些日子,你一直在徘徊。木子目,你的心里,也有好多隐藏的事吧。
谣言无疾而终,子心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一天天,只是在想着学习,想着骄人的成绩,想着,变优秀时,那个少年能不能听到一点儿自己的消息。
很快,中招考试来了。 很快,成绩公布了。
只是,这一次,现实开始现实了。大家奔向了四面八方。
考的极好地,去了市里;考的一般的,在县城;考的差的,复读或带着稚嫩的心,进入了社会。
这样的结局给了木子心很大的触动,她开始思考,自己所做的一切,是为了什么?自己的梦想,又是什么?怎么样,可以不算白活了一场?两条路,走哪一条,她有选择吗?
子心带着满心的疑问进了高中,不知哪里出了问题,再提不起当初对学习的兴趣。安静的深夜,子心,深深地失眠。
像断线的风筝,子心不知道自己会飘到哪里,也不愿去想。浑浑噩噩的敷衍着日子,以为可以这样一直到毕业。却不想,在操场,又看到了那个旧日灿烂的面庞。
“木子心,你状态太不好了。不像我认识的好学生耶。”
“木子目,你找到梦想了吗?轻易认输也不像你耶。”
“我还在找着,本来想把你加进去,现在我得认输了。我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。你也别纠结着一个唯一,不必依靠别人的嘴巴来肯定自己,那样太累。而且···我只是来跟你说声再见,我做不了你记忆中那个璀璨的少年了,让他永远在那个梦里吧。我的心里,已经住不下他。”
男孩走了,那个落寞的背影,是后的记忆。
不是说,两个人的名字要组成一个字吗?没有目,怎么想?在那一天,木子心哭了好久,好久,湿透了,一篇篇,一篇篇日记。
“哈哈,木大小姐,奶茶买回来了,纯天然巧克力口味哦。”
看着眼前曲兮兮放大的笑脸,木子心的忧伤开始消散。都过去了。
暑假了,木子心回了家。 一切都不同了呢。
一个村子,本就锁不住什么消息。那个倔强的少年做父亲了呢。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取名亦梦。木子心一个浅笑,是啊,是该都放在梦里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