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
曾经幻想着赚够钱后

没有什么存款,也不敢告诉爸妈,我决定先让自己远离这座喧嚣的城市,放慢节奏,等我摆脱了这该死的亚健康状态,再重新投入到找工作的行列。

没有太多的原因,只是我觉得累了。

曾经幻想着赚够钱后。一阵呛鼻的灰尘从门缝飘落,我不禁掩鼻咳嗽了几声。想必是许久没有人居住了,庆幸屋内的电路和用电设备还能够正常使用。我掀开落满灰尘的布罩,家具都保存得完好,只是稍微有些霉味在空气中弥漫。放下行囊,我打开了所有的门窗,让整个小木屋通透,企图将那股难闻的味道赶出去。我又将楼顶的水池蓄满了水,做了卫生,准备在二楼那间推开窗就能够看见小溪的卧室住下来。

曾经幻想着赚够钱后。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表姐是唯一了解我近况的人,她给了我表姐夫老家的地址和一串钥匙,让我去那里住上一段时间。看了表姐夫拍摄的家乡旧照,小桥流水,林中木屋,养眼的绿色让一切变得静谧祥和,倒是非常符合我心中理想的居住去处,体贴的表姐为我订好了车票,我便简单收拾行囊,匆匆出发了。

确认门窗都已经关好,我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点燃从柜子里翻出来的有些潮湿的蚊香。此时,我的肚子在咕咕地叫着。糟了,我似乎忘记,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吃的,自己也没有带什么食物,在城市里夜宵惯了的肚子,怎么能够经得起这样的折磨?

一路的奔波让我感到困乏,小村庄的信号非常差,更别说有WIFI和宽带,玩了一会儿手机,我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,等我睡醒,已经是晚上七点了。我摸黑打开了房间昏黄的灯,赶紧关上了纱窗,有几只蚊子已经潜入了屋内嗡嗡叫着,甚是讨厌。

首先你得有钱,然后你得有她,而我都没有。毕业一年,每天在公司里忙忙碌碌,为了赢得领导的赞许和青睐,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,加班在所难免,偶有周末闲暇,也不过死死睡上一觉,别无所求。

衣服越来越小,肚子越来越大,发际线开始后移,抬头纹日渐增多,这才工作一年。是啊,零零后都已经十六岁了,而我已经成为老去的九零后。我时不时会发出这样的概叹,芒果台又启动了超级女声,想想十年前坐在电视机前为李宇春投票,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孩子。

我下了班车,往右边石子小路步行了十来分钟,一条蜿蜒的小溪映入我的眼帘,潺潺流水,清脆有声,而小溪的彼岸,便是错落有致的一排小木屋,约摸有七、八栋,它们一层或是两层的高度,显得有些陈旧。从小木桥上走过,我对照手机里表姐传给我的照片,找到了表姐夫家的小木屋,它是离小木桥远的一栋。

曾经幻想着赚够钱后,和自己的那个她去环游世界,然后找着安静的地方住下来,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。但是,就现在看来,一切仍旧那么遥远……也难怪,这毕竟是个幻想。

那是一座坐落于丛林深处的小村庄,只有一条通往村庄的公路。

绿皮火车,自从上大学以后我就很少乘坐过,奇妙,当我静静地躺在火车的卧铺上,闭上双眼,内心却觉得无比踏实。从傍晚到翌日中午,十几个小时的车程,我终于到达。按照表姐告诉我的方法,我转乘了一辆开往乡下的班车,在一路颠簸的三个小时之后,来到了表姐夫的老家。

“我到了,休假中!”忍不住拍了两张小桥流水和小木屋的美照,发在了朋友圈里,我拿出钥匙打开房锁,轻轻推开了房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